打印

[求助] 求丝袜乱母或者绿母文~(可制定文)

我真的长生不老之柳月望沦陷

ID:zxq90
Ps1:气急败坏之夏花不写,我来写……
Ps2:声明,同人作品,内容有许多‘我真是长生不老’的部分;另外肉文部分借鉴了小西的写法,如果原作者们都有异议或者版主有异议,可以删文,谢谢orz~~
Ps3,纯属爱好,不负责任。
Ps4,第一次发帖,找了半天,不知道格式或者其他内容是否合适。如果不合适,请版主提醒(不经常来,没看到勿怪)
Ps5,不知道为啥,见鬼的系统,始终没办法正常发布主题。所以随便发布在这里了。感兴趣的,可以自行转到转帖区,备注清楚实际作者就行┓( ′∀` )┏
…………
八月底天气依然炎热。
长沙的天气,历来要到十月份,才能稍微凉快一些,偶有夜间凉风,薄被加身。
刘长安划拉了一下手机,看了看明天的天气,其实天气预报还是比自己占卜靠谱的多,很多时候根据经验和观察得出的气象预测都不是那么的靠谱,气象千变万化,连世界排名第一的计算机承担的气象预测任务都仅供参考,更何况看看蜻蜓小鸟蛇虫鼠蚁就能百分百确定接下来几日的天气?没谱的。 
     他看天气并不是关心军训,而是关心他的辣酱,打了个电话给周书玲,让她帮忙太阳下山了以后就把他晒的辣酱收起来,这东西周咚咚爱吃就吃吧,辣的她舌头都肿了,刘长安就不信她能吃掉多少。 
        来到上次刘长安蹲过点的沥青料路上,看到公交站蓝色的小牌子,刘长安站在那里等了三分钟,身材高挑的美少女就走了过来。 
        “果然,什么样的大美女穿上军训服,都平平无奇了。”刘长安笑着说道。 
        “你说我平?”安暖打了刘长安一下,生气地撒娇:“一见面就惹我生气。” 
        “我是说你的整体形象。”刘长安纠正了过来,现在就变成了她不但平,而且平平无奇。 
        “这你就太扯淡了……”安暖的头发已经松开,披散了下来,她手指撩了撩头发,脸上的笑容十分自信,“你可以说古天乐平平无奇,但是你要说本姑娘的外貌形象气质平平无奇,简直是你刘长安这辈子最睁眼说瞎话的时候了。” 
        “我最睁眼说瞎话的时候,是那次你问我高中三年,我没有谈过恋爱,有没有觉得遗憾……”刘长安笑着摸了摸安暖柔润娇嫩的脸颊,“其实我觉得,那时候我们相处的感觉,暧昧以上,恋爱未满,但是并不遗憾。” 
        “讨厌!总说让我喜欢的话。”安暖搂着刘长安的手臂,脸颊上有着微涩甜蜜的桃晕,跃跃欲试地踮了踮脚。 
        树叶婆娑,风儿撩着发丝,少女的心飘飘荡荡的想要落在他掌心里才好,这种感觉让她眼睫毛微微颤抖着,明亮的眼眸仿佛装着星河一样闪耀着羞涩的光芒。 
        刘长安捧着她的后脑,吻住了她的嘴唇,湿润的唇瓣犹如温香软玉,是刘长安的手艺也调羹不出的美味,姑娘家微微张开嘴唇,试探地伸出了一点舌头,仿佛怯怯弱弱的小兽在穴里探出头来,就被敏锐的猎手击中要害地捕捉到。 
        “长针眼了!长针眼了!羞死个人啊!你给我留点脸面!明天学校里就传出来柳月望的女儿在路上和人亲嘴,我……” 
        柳月望不知道从哪里杀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本教案,劈头盖脸地把刘长安和安暖分开。 
        “妈!哎呀!你教案里还夹着什么啊……痛死我了!”安暖羞不可遏,慌慌张张地躲避。 
刘长安一把将安暖拨到身后,挡在了女儿与母亲之间,一手搭在了柳月望的肩头。
“轻一点。”
男生手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制服落在柳月望的肩头,让她心底不由自主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你还敢躲?!”柳教授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愈发用力的向男生身后的女生扑去:“长大了是不是?”
安暖抱着脑袋,缩在刘长安身后,只是一个劲嚷嚷:“打人啦,打人啦…”
柳月望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上。
刘长安顺势,左手扶住她的肩膀,右手揽到她的胸前,落在柳月望娇挺的乳房上。
宽大的手掌恰到好处的覆盖住乳房的上半部,柳月望浑身一个激灵,只感觉原本肩头那股热气像一只小老鼠般顺着胸口向下钻去,一直钻到两腿之间,笑嘻嘻的吐了几口口水。
刘长安似无所觉,右手随意的揉了揉,然后用力一捏。
柳月望感觉那只小老鼠在漱口。
强烈的刺激让她差点叫出声,条件反射般想要站起身,却被刘长安左手按住,动弹不得。她可以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右乳在男生的按揉下渐渐发胀。
安暖感觉前面动静稍微小了点,忍不住探出头,小心翼翼向前看去。
刘长安脑袋后面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右手向上一滑,两手便同时扶在了柳教授的两个肩膀上:“小心点,不要摔倒。”
柳月望被他摸了胸,又羞又气,再看了一眼犹自带着笑容的刘长安,这家伙真是脸皮厚……也是,脸皮不厚怎么可能擅长追女孩子? 
        “这里十分安静,环境很好,路上行人稀少,情到自然处难免热切。”刘长安面不改色的解释了一下,同时道歉,“下次我们会在没人的地方。” 
        “你说什么!”母女两个异口同声,只是安暖羞嗔,柳月望横眉怒目。 
        “下次我们会发乎情,止乎礼。” 
        “这还差不多。” 
        “讨厌啊!妈,你从哪里钻出来的?” 
        “钻,你以为我是老鼠啊?” 这个比喻一出口,柳月望又不由自主响起刚刚在自己身上钻来钻去的那只小老鼠,气势陡然降了下去,然后又升了起来,抓起教案,没头没脑拍在女儿身上。
        “哎呀,又打我,我就这么一说嘛,你教案里夹着什么啊!打人这么疼!” 
        “用你管!” 
        母女两个斗嘴似乎是日常,柳月望毫无疑问是第一次见到女儿成年以后和异性的亲密接触,对于家长来说总有点异样的感觉,情绪有些激动,但更激动的是刘长安刚刚那似乎无意,却又像是故意的举动。
 今天她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腰间系了一条淡灰色的腰带,胸襟周围也是灰色的边线,自然的散开,黑色的内衬让成熟妇人的上围显得不那么过份丰满,大波浪的卷发有些时候了,起伏的像天边平滑的山麓,腰肢牵扯着臀线摇曳,三十六岁的女人正好积累了足够多的内涵和学识,让她即便偶尔走性感路线也不至于气质浅薄,那种知性专业的韵味,总能够压得住男人最关注的那份魅惑。 
只不过这份气质被刚刚的举动破坏了不少。
柳月望撩了撩落到耳边的发丝,悄悄咬了咬嘴唇。刚刚被男生捏过的地方还有些发烫。更糟糕的是,她感觉自己下面已经湿透了,滑腻的水儿侵染了内裤与丝袜,让原本就紧绷的纶线愈发紧绷起来,磨的她很不舒服。
于是她招呼着安暖与刘长安,走快一点。
回到家。
 柳月望打开门,弯下腰去脱鞋,她今天穿了一双黑色的丝袜,脚跟和脚趾的位置也没有被顶的通透露出肉色来,依然是质感细密圆润的感觉,她换了鞋以后,习惯地伸手去解腰带,连忙放了下来,今天家里不止自己和安暖。 
刘长安就站在她身后,安暖还在门外。
“往里进一点,我还在外面呢!”安暖在身后喊道。
刘长安毫不在意的向前挤了挤,小腹重重的撞在柳月望的屁股上,让她不由自主向前倾了身子,直到扶住鞋柜才站稳。
“你……”柳大教授脸色腾的涨红,两腿之间仿佛又有潮气涌出。
“安暖让我往里进一点。”刘长安轻松的说着,小腹贴着柳月望撅起的屁股用力摩擦几下。粗大的触感隔着薄薄的衣服,传来了一阵阵电流,让柳月望双腿发软,同时也炸了毛。
“你!”她用力撑起身子,转过头,看向女儿的男朋友,怒目而视,决定再也不能姑息他这的这种行为。
        “你们去洗澡吧,厨房交给我了。”刘长安立刻转身向厨房走去,让柳月望一拳打在了空气里。刘长安并不是害怕柳月望打骂,这位女教授还没有点出那方面的技能。
他主动转身主要还是考虑稍后要吃饭,而柳月望的厨艺远不如她的脸那么好看。 
        安暖就更不用说了,安暖其实也会做菜做饭,但是属于倔强生长的小草只需要阳光水分和土壤就好了的基本生活标准,口味是谈不上的。 
        “我要跟你学做菜。”安暖撒娇地跟在刘长安身后,有一个会下厨的男朋友,自然就有美滋滋的心情。 
        柳月望把安暖扯了回来,“臭死了,去洗澡,别黏糊!” 
        “我哪里臭!”安暖可不愿意了,刘长安还在家里居然说她臭,“美少女的汗都是香的。” 
        刘长安回头看着安暖笑,柳月望对刘长安说道,“冰箱里的黄瓜别给我切了,我要用的。” 
        柳月望自从买了那个切黄瓜机以后,就特别热衷于用黄瓜敷脸,最主要的是那种切成透明一样的薄片的过程,让柳月望很有成就感。 
        至于刘长安要接管厨房,柳月望是没有意见的,上次已经尝过刘长安的厨艺了,那是会让人放弃矜持和客套的美味。 
        “知道了。”刘长安走进了厨房。 
        安暖还没有洗澡,她有些不乐意,平常两个人在家里随便怎么说都没有关系,但是今天刘长安在呢。 
        “你要说你拿黄瓜敷脸。”安暖得提醒她,本来不大想说的,但是忍一忍越想越别扭,说出来最多现在挨一顿打。 
        “你什么意思?”柳月望愣了一下。 
        柳月望仔细想了想,才发现安暖居然是那么个意思,柳月望顿时气得面红耳赤,又捡起了丢在茶几上的课案,劈头盖脸地就打了下来。 
        安暖惊叫着往浴室里跑,但还是挨了柳月望好几下,可是安暖觉得这样的提醒是有必要的,毕竟现在满世界都是污段子荤段子,她说黄瓜要拿来用,这本就不大合适嘛! 
        柳月望气的站在浴室外拍门,安暖当然不会开门了,柳月望威胁道:“你等着,你出来以后,看我把你屁股打肿……我去找根竹条子来!” 
        刘长安对于外面母女的打闹充耳不闻,看了看冰箱里,确实有好多黄瓜,这么多黄瓜吃都得好几顿,看来她是用来敷全身啊。 
        女人挺奇怪的,一套护肤品从洗面奶到各种爽肤水,隔离霜,面霜,乳霜乱七八糟的几千到几万都可能,但是她们却又相信天然补水,拿几块钱一斤的黄瓜来造弄自己那张脸。 
安暖去洗澡了。
柳月望犹豫着,慢吞吞的凑到厨房里。
“我拿黄瓜是敷脸用的。”这句话一出口,柳月望就有种自杀的冲动——她感觉自己完全疯了,怎么能在女儿男朋友面前说这种话呢?!
“哦,用来补水,我知道。”刘长安打量着厨房里的布置,思考稍后做什么菜:
“你们女人挺奇怪的,一套护肤品从洗面奶到各种爽肤水,隔离霜,面霜,乳霜乱七八糟的几千到几万都可能,但是她们却又相信天然补水,拿几块钱一斤的黄瓜来造弄自己那张脸。真要说起来,我用的精华比你们这些护肤品更天然。”
柳月望开始还皱着眉,有些不服气。
但随即,她认真打量了一番刘长安的皮肤,惊讶的发现他肌肤细腻滑润,仿佛少女般富有光泽,确实比常人的好许多。
“你用什么精华?”她忍不住问道。
“你想要?”刘长安歪着头,看了她一下。
女人自然都是爱美的,柳月望也不例外。她立刻点了点头。
“帮我把鳝鱼收拾一下,我就给你。”刘长安指了指厨房一角。
厨房里还养着一桶鳝鱼,那就吃鳝鱼吧,夏秋之际吃鳝鱼,素有食补甚于人参的说法,刘长安不需要补身体,但是安暖和柳月望是需要的,而且鳝鱼也挺好吃的。 
        鳝鱼这种东西,长相不讨喜,但是刘长安十分欣赏它的进化路线,所有的鳝鱼生下来的时候都是雌性,在它发育成熟以后被雄鳝鱼霸占了身子怀孕生子以后,它就十分生气地变成了雄鳝鱼,再去找其他的雌鳝鱼报复。 
        想必相当一部分LGBT群体十分喜欢这种生理性别转换的能力,也会十分感动于鳝鱼的人生,如果鳝鱼能够走上LGBT群体的集会演讲,一定会是很好的故事。 
        刘长安发现自己没有鳝鱼这种能力,感觉其实自己也不是那么完美……只是想想而已,真要体验鳝鱼的人生,刘长安绝对没有兴趣。 
        鳝鱼做包子也很好吃,吃过鳝鱼包子的人比较少,但是早在刘长安还是九州风雷剑客宋代版本的时候,刘长安就做过鳝鱼包子,被记载在《东京梦华录》里。 
        《本草求原》里赵其光说鳝鱼有黄的,有青的,青的叫藤鳝,风鳝,生于寒潭之中,柳月望买的这些就是青鳝。 
        刘长安把鳝鱼放进水里煮,看到有些鳝鱼弯出了水面,明代刘宗周写故事说一个叫周豫的读书人煮鳝鱼,发现有鳝鱼头尾都在热水中,拼命把身体中段弯出水面,后来发现是因为鳝鱼怀孕了,满肚子的鱼籽,从此以后周豫便不再吃鳝鱼。 
        刘长安把弯出水面的鳝鱼又按了回去。
“收拾好了!”柳月望看着锅里挣扎的鳝鱼,不知为何,感觉自己跟它有些相像。
刘长安看着柳月望期盼的眼光,这才想起他之前答应要给她精华的事情。
“唔,得抓紧点时间。”刘长安推着柳月望来到门边,手上一用力,让柳月望身子前倾双手扶在了墙上,然后撩起她的裙子,用力一扯。
柳月望之前已经有些潮湿的丝袜刺啦一下被扯开个大口子。
柳月望惊醒过来,转过头惊慌地说:“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你要干什么?”
“给你要的精华啊?”刘长安耸耸肩,拉下裤子,掏出已经勃起的大肉棒,从背后插入了已经湿濡了的蜜洞。
“嗯……”柳月望一声闷哼。
久旷的身子经过预热,早已做好了准备。紧窄的蜜洞很快便适应了这个巨无霸,蜜洞内就传来了强烈的刺激。
刘长安朝蜜洞深处插了进去,整根大肉棒全部没入,而蜜洞内的嫩肉也紧紧的包裹着这根入侵来的鸡巴,柳月望与他的性器官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刘长安痛快地发出一声低吼,缓缓地把大肉棒抽了出来,仅留了一个龟头在蜜穴内。
“柳教授,这就是我要给你的精华……”
生命的精华在两人性器官之间黏连着,拉出几条细长的、半透明的丝线。刘长安伸手抹了抹,抓了一把,然后轻松的抹在了柳月望的脸上:“你感受一下。”
炽热的液体烫的柳月望浑身一个哆嗦。
与此同时,粗大的肉棒开始快速的操干,“啪啪啪……”小腹撞击在丰臀上,激起阵阵臀波,柳月望胸前的美乳也随之荡漾起来。
刘长安的手从柳月望脸上向下滑去,越过她的锁骨、伸进制服里,然后手指轻巧翻动,解开她的外衣、胸罩。
刘长安的手指熟练的在她的乳房间揉弄着。
一阵又一阵的电流如潮水般涌向柳月望的大脑。
还记得第一次碰到刘长安与安暖见面的情形,那个时候,刘长安还只是个乖巧听话、干干净净的男生。
“啪啪啪……”
还记得在网上与刘长安聊天的时候,他总是旁征博引,无所不知。
“啪啪啪……”
而现在的刘长安占有了自己。大肉棒无耻地贯穿了身体,征服着蜜穴内每一处的嫩肉。
柳月望从来都不喜欢叫床,和安暖父亲做爱的经历,更让妈妈认为叫床是淫荡女人才做得事。
然而现在……
蜜穴内剧烈的刺激,正在寻找一个发泄口。
“啪啪啪……”
后面冲击的力道越来越大,每一次冲刺都顶到了花心。那种快感几乎要把整个蜜穴融化。
“啊……”柳月望终于忍不住叫出来一声。
刘长安受了鼓励,连续猛干了几下。
再也无法抑制,淫叫声像是脱缰的野马,从柳月望嘴里奔跑而出。
“嗯……嗯……啊……啊……啊……”
原以为做爱从来不会超过10分钟。
“啊……啊……嗯……啊……啊……”
原以为高潮都是骗人的。
“啊……啊……啊……嗯……嗯……”
“柳教授,很舒服吧?”
“啊……嗯……饶了我吧……啊……”
“我在让柳姨体会做女人的乐趣呢。”
粗大的肉棒每一次操干都会把花唇翻卷过来,带出一片淫水。
即使柳月望不愿承认,但能感受到下体从未有过的火热,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在这种地方跟自己女儿的男朋友做爱,一定很刺激吧。”
“不要再说了……啊……啊……安暖……安暖要出来了……”
“是吗?”刘长安扶着柳月望,让她探出了一个头。
卫生间的门紧闭着,隐约可以听到里面哗啦啦的水声,还有安暖洗澡时轻快的哼唱。
柳月望立马慌张了起来,“嗯……她要出来了……啊……别弄了……”
“真的?”刘长安也探出一个头出去,果然,卫生间的水声已经小了许多,看来用不10分钟,安暖就洗完澡了。
刘长安大力地操干了几下,“柳姨,你也不想安暖看到吧?回答我话我很快就会射了。”
柳月望大脑早已一片空白,摇摆着脑袋,似摇头又似点头。
“我干得你舒不舒服?”
“嗯……啊……舒服……啊……”
“喜不喜欢我的精华?”刘长安得意地又问。
“啊……不……喜欢……啊……不……”
刘长安一皱眉,“喜不喜欢?”
暴怒的大肉棒猛烈的插了进去,瞬间抽了回来,跟着又猛地插了进去!
“啊……啊……嗯……啊……”
“喜不喜欢?”刘长安大声问。
“啊……啊……啊……嗯……”
“喜不喜欢?”
蜜穴内的刺激湮没了柳月望的神智。
“啊……啊……喜欢……啊……喜欢……啊……”
“那就让我好好操操你。”
刘长安不在保留,在快速的抽插操干了几分钟之后,终于射了出来。
安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柳月望正帮着刘长安收拾厨房里的鳗鱼。
“哇,柳教授,你用了什么护肤品,刚刚阳光一照,看上去像是个仙女儿似的!”安暖夸张的叫了一声,凑到厨房门口。

TOP

引用:
原帖由 wyrgogogo 于 2019-11-5 01:26 发表
LZ同道中人啊,Rainy的小说当年可是让我用了不少纸,话说LZ有什么推荐吗我几本看过rainy,可以推荐一本《花满楼》给你
你说的这部我也看过了,都是老文章了…

TOP

丝袜乱文,绿文有很多:

例如:
丝袜长身美熟妇之地狱洗衣店

善良的美艳妈妈

班兵的美艳妈妈

柳梦曦

染指教师姚婧婷

我的美艳警察妈妈

镜欲(作者)写的系列

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

生物原虫

冷婷

罪魇

迷糊的妈妈

R大的作品

等等(在此就不一一说了)

可惜还是不够看!

TOP

回复短信:不接~~你可以直接在帖子下面回复,收件箱里我也没办法回复,总显示错误。
另外,如果你可以正常发主题,要不要试着把我这篇文章发到转帖区。我想看看反应。

TOP

丝袜辣妈张静,值得推荐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21 15:39